<s id="dgfy3"><object id="dgfy3"><menuitem id="dgfy3"></menuitem></object></s>
    
    <tbody id="dgfy3"><pre id="dgfy3"></pre></tbody>

      侵權亂象:互聯網上,為什么受傷的多是商標權?

      來源: 未知發布時間:2017-07-27 08:53

      賣普通跑鞋的商家把“耐克”或“非耐克”等字眼作為網頁標題關鍵詞,使得搜索“耐克”的消費者誤入其網站,這看似一種營銷手段,實則已經涉嫌侵犯他人的注冊商標權。記者采訪發現,利用互聯網侵犯知識產權,侵犯較多的是商標權。而維權成本偏高,侵權成本過低,導致部分企業“不敢”維權。

      【侵權亂象】“重災區”由著作權轉移至商標權

       根據刑法,侵犯知識產權罪主要包括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假冒專利罪,侵犯著作權罪,銷售侵權復制品罪,侵犯商業秘密罪等七種罪名。

       具體到網絡這一“線上”平臺,被侵犯的知識產權主要涉及著作權和商標權。而網絡侵權的“重災區”,則由過去的著作權轉移為如今的商標權。
       北京市海淀區檢察院知識產權案件檢察部助理檢察官張志婧介紹,從實際辦理的案件類型來看,過去幾年侵犯著作權案件較多,最近幾年銷假案件相對偏多。
       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于文東持有相似觀點,認為商標侵權是目前互聯網侵權的主要表現形式之一,該類侵權以假冒為主,仿冒次之。
       于文東介紹說,所謂假冒是指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通俗來說就是“做得幾乎和真的一樣”,非專業人員難以從表面識別真假;所謂仿冒是指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通俗理解就是“做得很像但有區別”,即各種形式的傍名牌,包括產品包裝本身和網頁宣傳等。
       于文東進一步解釋說,對假冒的判斷,可以分為兩種情況:一是直接判斷侵權。比如奢侈品,可以從銷售價格或銷售渠道上作出判斷,“有些品牌只在官網或相關旗艦店銷售,其他銷售渠道都涉嫌侵權”。二是無法進行直接判斷,必須購買實物才能判斷是否侵權。比如使用壽命較短、消費速度較快的“快消品”,對經營者沒有特殊要求,任何人都可以批發再零售。
       于文東告訴記者,對仿冒的判斷,可以通過網頁直接判斷,主要分為兩種情況:一是從產品包裝進行判斷。比如未經授權在大米包裝上突出使用“五常香米”“五常稻花香”等文字,就可能對“五常大米”商標構成侵權。二是通過網頁宣傳進行判斷,這種侵權方式主要表現為“關鍵詞”侵權,即使用他人商標作為網頁關鍵詞。比如在宣傳網頁上使用“耐克”“非耐克”等關鍵詞,但其實際并非銷售“耐克”商品,只是通過這種手段吸引“耐克”品牌潛在消費者,誘導消費者在侵權方網店購買非耐克商品。

       

      【維權】大企業不屑,小企業“不敢

       根據記者掌握的資料,為有效打擊商標侵權,品牌權利方往往會進行“公證購買”,即證明買到的假貨是從侵權方處購買,這就需要由公證人員全程陪同購買,并且需由兩名以上公證人員在場。“公證購買”在“線下”相對容易實現,但在“線上”相對難以操作。

       

       類似“公證購買”這樣的取證問題,正是商標權網絡維權面臨的一個難題。
       張志婧告訴記者,近年來網絡侵犯商標權,表現形式相對隱蔽復雜,發現難、取證難、訴訟難。比如利用淘寶平臺引流在微信、QQ等私域進行交易,難以取證;比如淘寶賣家辯稱交易量由專業刷單產生,無法查實。
       上述“三難”直接導致維權成本高,加之侵權成本低,結果就是商標權成為知識產權網絡侵權重災區。
       關于訴訟成本,于文東特別提道:“司法實踐中,‘線下’商標侵權案件一般由侵權行為地或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轄;‘線上’商標侵權案件由于其特殊性,侵權行為地難以確認,如單純適用被告住所地管轄,無疑增加了權利人維權的成本?;趯χR產權加大保護力度的考慮,關于修改后民事訴訟法的司法解釋針對信息網絡侵權行為,將被侵權人住所地納入侵權行為地范疇。在該條款的適用上,各地法院雖曾持有不同意見,但經過兩年多的磨合,意見已趨于統一。這對商標權利人來說是重大利好消息。”
       在于文東看來,侵權成本低,主要表現為有些地區判決賠償數額過低,令侵權方“不痛不癢”,缺乏足夠的威懾力。“這些問題的存在,導致一部分小企業在侵權面前望而止步,‘不敢’維權。”于文東表示,“而一些大企業則不屑維權,一是樂觀地認為消費者具有較高的鑒別能力,二是侵權行為并未給其造成實際的經濟損失。”

       

      【遏制侵權】還得讓侵權人付出沉重代價
       受訪者一致認為,侵權成本過低,是導致商標侵權行為肆意泛濫的主要原因。
       受訪者普遍建議,雖然每個案件都有其自身的特點,但同類判決應當具有同一性,避免數額畸低的個別判例頻繁出現。同時應加大對電商平臺的監管力度,明確電商平臺事前審查和實時監督的義務,要求平臺對賣家進場的審查至少不應低于辦理信用卡的審核標準,使得賣家無法輕易逃避侵權責任。至于權利人,則應樹立社會責任意識,認識到維權不僅僅是對自己的品牌負責,更是對消費者負責,對社會公共秩序負責,對誠信體系建設負責。對于侵權方來說,通過侵害他人合法權益而獲利,終究是短期行為,縱然一時逃避了追究,可是一旦養成不誠信的習慣,損失就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3246號

      国产手机看片精品,久久手机免费看,伊人网啪啪,5月婷婷在线不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