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dgfy3"><object id="dgfy3"><menuitem id="dgfy3"></menuitem></object></s>
    
    <tbody id="dgfy3"><pre id="dgfy3"></pre></tbody>

      互聯網知識產權維護就像沒有高墻的果園

      來源: 未知發布時間:2017-08-07 10:24

      在互聯網被引入中國的30年間,積極帶動了信息產業上下游的高速增長,現在企業里普遍設立IT崗位,高校中也普遍開設計算機相關課程,可謂全民皆兵。各種先進技術、信息平臺甚至新娛樂方式把人們的生活從單一的低維度拉到了豐富的高維度層次。局限于合法言論自由的條件下,我們可以在博客上記載思緒,在微博上實時傳播分享生活、娛樂或時政觀點,在知識付費平臺上進行點對點咨詢等。

      與此同時互聯網便捷的傳播性和較低的抄襲成本也帶來了新的問題,原創作品被肆意改編和抄襲,原創平臺(各類PGC平臺、東方IC、視覺中國...)和互聯網知識產權維權平臺(維權騎士、版權印...)成為了一個新的風口。在知識變現發展萌芽時期,內容搬運或抄襲橫行,比如曾有公司靠組織搬運知乎上的精彩內容培養微博大V致富,大多由于事件影響力太小、被侵權的原作者們分散獨立、侵權追溯舉證復雜、甚至被侵權者本身也是抄襲等因素,再加上跨平臺操作的隔離性,(《知乎起訴微博營銷號「知乎大神」,快開庭了!》),這類行為一直游弋在法律和道德的灰色地帶,最后大多不了了之。

      引文:轉眼,距離我們啟動本次代知友維權的版權訴訟,已經過去了239 天。從暮春到冬至的等待,似乎再次驗證了那個不容樂觀的現實:相較于侵權,版權維護的實操成本高得令人望而卻步。

      由于抄襲成本遠低于維權成本,現行法律框架界定模糊,社會資源無法顧全?;ヂ摼W原創內容就像果園里的果實,沒有高墻也沒有惡狗,搬盜與否依靠道德自我約束。然而試圖在沒有法律基礎的條件下提倡道德自制是行不通的(參考明朝后期的法制建設),中國和西方歐美國家的道德體系建設最大不同在于,中國人輕公德而重私德,歐美人輕私德而重私德,所以那些微博不要臉的大V才會如此肆無忌憚,類似共享單車這種廉價的公共設施不斷被損壞或私占,難道不是一次人民公德的拷問?

      在虛擬的互聯網上,被搬運或抄襲內容可能是一款軟件、一篇文字記錄、一張原創圖片、一段代碼、一首音樂甚至是一種字體,理論上講只要一個東西被發明創造出來它就應該被賦予版權。舉個例子,隨著紙媒式微而新媒體崛起,編輯們在創作過程中都會廣泛參考、引經據典、圖文并茂,有時候從搜索引擎中摘取的一張圖片不經意便引來一文侵權訴訟律師函,給個人和公司招致麻煩和金錢損失。版權維護是一把雙刃劍,過度強調版權意識會給創新帶來災難,不重視版權又會引發各種各樣的糾紛。從主創的角度來說,如果你特別在乎自己的作品,那么你就應該進行版權聲明并留下采編聯系方式等,或者托管到擁有能力或資質的平臺上,比如知識分享之于知乎/豆瓣、圖片分享之于東方IC/視覺中國/Istockphot、音樂之于網易云音樂/QQ音樂等。采編者對非公開信息因有意識進行版權引用說明以表示對原作者的尊重及免責,對于一些明碼標價的專業產品應支付對應的版權費用(取得對方同意),避免產生法律碰撞。

      甲骨文起訴谷歌代碼抄襲

      2010年,甲骨文就因Java版權問題起訴谷歌(2009年,甲骨文收購了Java語言的母公司Sun),認為Google抄襲了JavaAPI封裝件以及相關聲明的代碼11500行用于Android系統研發。根據Java語言“自由和開放”的屬性,陪審團認為谷歌使用的JavaAPI屬于 “合理使用”最終這場橫跨多年的持久官司于2016年以甲骨文的敗訴塵埃落定,陪審團宣布:Google所使用的Android操作系統未侵犯甲骨文的Java版權,重新實現的37個Java API在法律規定的“合理使用”范圍之內??梢娂幢闶情_源代碼也可能構成商業侵權。

      參考:《Google擊敗Oracle,Android可以正常使用Java API》

      造字工房起訴電影《失戀33天》字體侵權

      2011年,年度票房黑馬電影《失戀33天》因大量侵權使用國內字體研發機構造字工房的悅黑體被起訴,原告方稱該電影片頭主創介紹、短信旁白以及“失戀”天數倒計時的字體都和悅黑體近似,要求該影片的制作方停止侵權并進行經濟賠償。電影的后期制作公司承認了侵權行為,卻拒絕承擔侵權責任。更諷刺的是當時索尼就其數碼產品未經授權使用造字工房字體的侵權行為做出來賠償,全額賠付字體使用費、訴訟費、律師費、取證費等相關費用。電影公司作為深受版權侵害的對象卻以侵反侵,令人唏噓。

      參考:《失戀33天》字體侵權 造字工房欲提起訴訟

      作家賈平凹使用自己的肖像照侵權攝影師

      2002年8月,攝影師趙雄韜為作家賈平凹拍攝了一組肖像照。2005-2009年賈平凹未經趙雄韜授權便陸續將照片擅自交由作家出版社用于自己多部作品的封面和書脊宣發,未署攝影師趙雄韜的姓名也未支付報酬。趙雄韜以照片版權為個人所有,將涉事單位和個人告上法庭,要求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并賠償損失。這場著作權糾紛案最終以趙雄韜低姿態勝訴終結,并入選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年知識產權十大案例。乍一看此事經由讓人不解,肖像權的享有者無法擅自處置照片,然而照片的著作權屬于拍攝主體而非被拍攝主體,最終的判決結果也傳達了法律的公平與智慧。

      參考:《出版賈平凹作品用其照片涉侵權一審判賠5000元》

      網尚——反盜版致富神話

      盜版行業的巨額利潤人所共知,但也有人能逆其道而行之反向求財。2009年經一家中央級電視媒體報道,北京網尚文化公司成了“反盜版致富”的神話,這家于2004年由美國IDG投資成立的維權公司通過授權代理商對網吧、KTV及酒店等展開“反盜版維權”(同時推廣正版),組成的網尚-代理商-律師的鐵三角聯盟短期內就獲利數千萬。網尚的模式很簡單,除了人力基礎,最繁瑣的就是對侵權的舉證和訴訟,而網尚采用批量取證、批量訴訟、規?;S權來降低維權成本,合法鉆法律“時間”漏洞。這種打著正義旗號矯枉過正的商業模式,難以名狀。

      參考:《中國版權批發灰色產業鏈揭秘》

      信息爆炸時代,人們的信息承受量相比以前指數級增長,創作中難免會廣泛參考,然而很多資源經過網絡傳播很難追本溯源,在不侵犯原創作者利益的條件下,培養良好的知識引用和付費習慣是對彼此的尊重,也是為完善知識付費共享環境以身作則。要把人們長期以來享受互聯網“免費午餐”的意識形態改變并不容易,侵權成本比維權成本低、法律法規薄弱和滯后是第一阻力;道德約束乏力是第二阻力;內容平臺分發管理混亂是第三阻力。內容付費和內容享受是一對微妙的感受,全面提倡正版顯然不切實際,就像微軟明知大陸市場有盜版操作系統卻不全面強行禁止一樣,適當付費能促進原創者的創作激情,適當盜版(互聯網上復制一份內容的成本理論為零)也可看作是利用非目標用戶進行品牌傳播,在正版化手段上過分強硬是對付費用戶的二次傷害,繁瑣的正版校驗手段也不能杜絕盜版,相反還會流失刺激付費用戶用腳投票,得不償失。

      為了合法保護果園里的果實,必須為果園配置高墻和惡狗,也就是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制度;還要給果園外的人們樹立偷盜可恥的思想,從意識形態上潛移默化并產生敬畏,也就是道德約束;最后必須兼顧原創者-內容分發平臺-消費者之間的利益鏈,“沒有永恒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這個平臺可以是自治或中立的第三方托管。比如知識分享平臺知乎/豆瓣/簡書/微信公眾平臺等,在上面記錄分享自己對某問題的深刻看法,觀眾可以通過打賞或有償轉載內容;比如商業圖片庫東方IC/視覺中國/Istockphot等,平臺為原創者帶來流量分發和廣告分成,原創者為平臺貢獻優質內容,消費者能通過平臺快速尋找到(付費)創作素材;比如學術論文庫中國知網/萬方/維普等,收錄了全國大部分科研主體的學術論文,科研從業者寫論文時可以在上面尋找到相關課題的(付費)文獻。

      一些垂直領域的數據時效性和專業性要遠高于通識搜索引擎,假設作為中超賽事評論員的你正在撰寫一篇高質量的深度報道,內容中必然少不了一些表現球員精彩瞬間的帥照引用,由于通識搜索引擎的收錄是基于非定向爬蟲,資源質量參差不齊,而對于一篇深度報道,優質匹配的圖片素材能讓報道內容錦上添花。以團隊為單位作業的新媒體往往更注重引用的資源質量和源頭,專業體現在每一個細節。有需求就有市場競爭,因此像東方IC/視覺中國/Istockphot等圖片數據庫順勢崛起。比如東方IC旗下的圖蟲創意,擁有海量適合自媒體的新聞類,娛樂,時尚類圖片,其中包括中超聯賽獨家資源;再比如Istockphot,已經將業務延伸到視頻、音頻、動畫甚至商標等多種產品。平臺扮演信息中介,聚集多方設計師、插畫師、攝影師等,以龐大的數據庫和專業水準大量獲客,實現雙贏。

      衡量中介能力的量化標準有信息源豐富程度和信息源管理能力,并促成交易。擁有廣泛供需資源是構建平臺的基礎,甚至對某類資源形成壟斷優勢能增加平臺對優質用戶吸引和附庸。圖片數據庫的核心資源是圖片,其質量、版權規范及利益分配等都體現了平臺的管理能力,以損失口碑代價追求短期利益而降低資源準入門檻和定價(比如千圖網上99元/年的共享VIP模式),混亂的管理會給消費者和平臺自身帶來版權災難,試想付費用戶購買的圖片來自共享者為賺錢批量盜取的,那么被侵權者應該對平臺追責還是對消費者追責? 在這類問題處理上,優質平臺應該替雙方信任背書,降低三方風險,培養用戶尊重版權、有償享用的思維意識。

      垂直數據庫是信息產業發展的衍生,而上面聚集的內容分享者是現代社會化大分工的產物,有時候一張好的照片/一首動聽的旋律/一段優美的開源代碼...從創意到成型不亞于一個小工程,所以不要覺得免費引用這些依靠電子器械倒弄就能完成的作品理所當然,尊重別人勞動最好的方式就是付費。在未來,隨著版權生態的閉環,內容付費將是產業趨勢。
      文章摘自:http://www.cet.com.cn/cjpd/hg/gn/1952982.shtml

      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3246號

      国产手机看片精品,久久手机免费看,伊人网啪啪,5月婷婷在线不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