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dgfy3"><object id="dgfy3"><menuitem id="dgfy3"></menuitem></object></s>
    
    <tbody id="dgfy3"><pre id="dgfy3"></pre></tbody>

      “互聯網+”下的知產保護:侵權前面跑 維權立法后面追

      來源: 未知發布時間:2017-08-07 10:25

      “互聯網+”下的知產保護:侵權前面跑 維權立法后面追

      年中大促,京東承諾向社會免費開放618商標的使用權,不少電商企業松了一口氣;近幾個月來,今日頭條與騰訊陷入“版權大戰”,雙方“劍拔弩張”……互聯網繁榮的背后,關于知識產權的保護問題正成為熱點,“知識產權大保護格局下的商標法論壇”日前在廣州舉行,諸多專家學者探討知識產權保護在“互聯網+”時代所面臨的新挑戰。

      最高人民法院報告顯示,2016年人民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數量大幅增加,其中一審案件152072件,比2015年上升16.80%。其中,互聯網領域的商標、著作權、專利權糾紛占了不少比例。南方日報記者調查發現,“互聯網+”時代,知識產權案件所涉及的侵權行為正變得紛繁復雜,侵權反侵權爭斗愈演愈烈,“互聯網+法律”服務應運而生,相關法律法規仍有待完善,知識產權保護之路仍然漫長。

      網絡侵權花招多維權難

      電商領域一直是侵權“重災區”。專業分析報告顯示,僅互聯網領域中侵犯商標權的手段就包括改變商標字體、顏色、字母大小寫、文字排列;鏡像商標;關鍵字混雜、淡化他人商標凸顯自我;“掛羊頭賣狗肉”;“無中生有”等。

      在某網上商城,記者看到了類似情況:有的商家售賣非品牌方授權的產品,所有非授權的產品都用上了自己拍的圖片用于展示;有的商家不露出品牌商標字樣,卻用了品牌方一模一樣的款號,還“引導”消費者稱“圖片請參照官網”;有的商家則擅長P圖,在細節上“微妙改動”。

      “線下實體店名字審批流程多,不容易出問題,線上網店的名字卻很容易‘做文章’,構成侵權。”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謝惠加向記者解析。

      記者同時了解到,一些更為離譜的線上侵權行為更難追責:“以前多出現的是商標字母排列相似侵權,現在部分網商字母排列并不相似,但讀出來的發音與已有知名商標相似,這類線上侵權情況目前還沒有較好的司法判例可供參考進行追究,還有的網店名稱侵權,但當你去查找它準備追責時,網店可能很快就改名,網店修改名稱相對容易。”

      除了商標權,著作權保護在互聯網領域也位于風口浪尖。近幾個月以來,今日頭條與騰訊搜狐便陷入著作權紛爭之中。而有的著作權糾紛,則因為涉及互聯網新技術而變得更復雜。

      最高人民法院今年4月發布的《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6年)》指出,2016年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案件審判工作呈現出一些新的特點,其中之一便是審理難度逐步增大,尤其是一些涉及互聯網新技術的案件,涉及信息網絡傳播權解釋的騰訊公司“宮鎖連城”作品糾紛案便是代表。

      據悉,該案是首個詳細、深刻解析影視聚合平臺侵權定性的案例,被《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6年)》特別提及。司法機關認定影視聚合平臺盜鏈行為不屬于合理使用,并非合法鏈接,而屬于侵權行為。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表示,比較常見的一種盜鏈就是通過視頻聚合軟件可以搜索到很多家視頻網站的視頻。這種播放看似是在這個平臺上播放,但實際上占用的是原視頻網站的帶寬和資源。這種情況下,用戶會產生混淆,而原來應當屬于原視頻網站的交易機會則被剝奪了,而且用戶的點擊行為沒有記錄到原視頻網站網頁的播放量、訪問量和視頻播放量中。在這個過程中,原視頻網站的廣告也常常會被屏蔽掉。

      法律從業者要過“技術關”

      《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6年)》顯示,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廣東五省市法院2016年新收各類知識產權案件數合計107011件,占全國法院的70.37%。一些省份法院一改往年案件數量偏少的狀況,如貴州、重慶、湖南、安徽等省市的法院。

      在這種形式下,“案多人少”的局面便出現了?!吨袊ㄔ褐R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6年)》指出,近年來,人民法院的知識產權案件呈現逐年增長的趨勢,“案多人少”的矛盾日益突出。在這種趨勢下,新型法律服務機構應運而生。

      上海百事通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便是這樣的新型法律服務機構,它是首家成功登陸資本市場的法律信息服務公司。“以前,知識產權案件,特別是涉及互聯網的糾紛,往往發生在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但現在不同了,全國多個省份的法院都會接到知識產權案件,然而,欠發達省份的法律界從業者對這類案件并不熟悉,而與互聯網新技術的案情往往撲朔迷離,這些從業者就會遇到一些操作上的困難,百事通就是希望整合資源,在這時候提供解決方案。”公司法務副總裁呂長軍向記者表示。

      百事通嘗試提供標準化服務,并將人工智能應用到法律服務中來。它建立了法律服務SaaS互聯網平臺,把企業法務、律師等法律專業人士匯聚到該平臺上,促成協作進行案件處理,公眾可通過互聯網登錄這一平臺。

      不過,提供與知識產權糾紛新變化新特點相適應的“互聯網+法律”服務并非易事,呂長軍也坦言,智能化服務仍需繼續增強。“目前,人工智能在搜索和查找任務這一層面運用較為廣泛,完全智能化標準化解決方案的提供只在知識產權領域的某一分支領域初步實現,比如商標權案件。”

      像百事通這樣的“互聯網+法律”服務企業,近兩年來已越來越被公眾熟知,正在向以非標準化、高知識密集為特點的傳統法律服務發起沖擊。從2015年至今,騰訊、阿里巴巴和百度等巨頭紛紛投資這一領域。部分高校也步入了這一“潮流”,設立了類似的新型法律服務機構。日前,華東政法大學就成立了“互聯網+法律”大數據服務平臺。

      現行法律法規空白較多

      在日前舉行的“知識產權大保護格局下的商標法論壇”中,百余位專家學者、司法實務界人士以及其企業代表圍繞商標類案件中的新現象、新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以期加強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形成知識產權保護合力。

      作為知識產權案件發生“大戶”,廣東的不少鮮活案例在此次論壇上被多次提及。對于珠三角地區發生的涉互聯網侵權事件,謝惠加有著深入的了解。這幾年來,他所領軍的華南理工大學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已為多家互聯網企業提供過知識產權領域的相關法律服務。

      目前,知識產權保護領域中仍有較多爭議問題。謝惠加向記者表示:“解決互聯網領域的知識產權糾紛,法律服務機構能發揮一定作用,但最關鍵的立法仍不完善,比如對于電子商務領域侵權行為的規范,現行法律法規仍有較多空白。”

      西南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副主任鄧宏光向記者表示,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中有專門法條對互聯網環境下的侵權行為作出相關規定,著作權方面也有一些法規,但對于商標、專利侵權的針對性法規仍較少。

      “如今‘依葫蘆畫瓢’式的商標侵權并不多,新形式、新問題層出不窮,如何既確保合理利用商標資源又維護公平競爭,現行法律所確立的保護機制如何在實踐中更加有效地運行,這些都是必須解答的問題。”謝惠加說。

      對于為何相關法律法規一定程度上滯后,鄧宏光則有自己的看法:“目前,互聯網發展很快,在互聯網市場整體狀況其實還沒有真正清晰的情況下,規制上采取相對寬容的方式,也有其合理性,一方面可以避免當下的僵化思維禁錮新生事物的發展,另一方面也可以通過豐富的素材積累準備使規制的修訂更為科學。”

      不過,這也并不意味著互聯網侵權行為可以野蠻生長?,F有情況下,在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實際操作中,往往會以《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作為依據,打擊的正是明顯違背社會道德、經營者合法利益的侵害行為。

      與此同時,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也正加緊推進中。“《著作權法》的第三次修訂有望于這兩年之內完成,《反不正當競爭法》首次修訂也已進入最后階段,將新增互聯網不正當競爭條款內容,《電子商務法》也將于未來出臺。”鄧宏光告訴記者。

      文章摘自:http://cnews.chinadaily.com.cn/2017-07/11/content_30066113.htm

      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3246號

      国产手机看片精品,久久手机免费看,伊人网啪啪,5月婷婷在线不卡视频